装上“杀毒软件”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更稳固

针对香港国安立法,反中乱港势力炮制了种种谣言,其中之一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因之受损。这种谬论毫无根据和逻辑,其意只在制造恐慌。香港社会需明辨,香港国安立法是为维护“一国两制”、保障香港的繁荣稳定而设,怎会损及香港的经济活力?装上“杀毒软件”的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只会更加稳固。

没有安全,发展就无从谈起,道理不言而喻。自去年“修例风波”以来,香港陷入了“有史以来最久的动乱”。当香港的交通受阻,地铁被毁,机场被围,街头常有暴徒纵火,店铺屡被打砸,警察被汽油弹和弓箭铁棒袭击,普通市民只因反对暴力就被当街泼油点燃时,经济繁荣当然就成了奢谈。香港今年第一季度GDP同比下跌8.9%,创回归以来单季最大跌幅,便是明证。

周可慧:爱奇艺的《怪你过分美丽》是聚焦娱乐圈的行业剧,也是女性励志剧。在用户结构方面,我们认为首先是关注娱乐圈的受众,其次是职场人和熟龄女性。实际上最先破圈成为这部剧的传播人群的,是很多娱乐业同行,他们评价这部剧做得太真了。

周可慧:不管是台网剧还是网络剧,都是为观众服务的。基于这种共同点,网络剧由于互联网特殊基因,在排播或者运营上会有一些创新的做法,比如《隐秘的角落》每集结尾都有一首主题曲,《怪你过分美丽》36集有36个不同片头。网络剧的时长也没有强制性的规定,而是尽量保持每集故事的完整性。网络剧的内容创作也比较自由和包容。

香港背靠祖国的优势,是繁荣发展的根本动力。香港反对派及其背后的外部势力企图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变成一个反华反共的桥头堡,变成外部势力牵制和遏制中国发展的棋子。若香港继续被反中乱港势力劫持,社会将越来越分化,与国家将越来越对立,不但背靠祖国的优势难以发挥,还面临随时被牺牲、被“揽炒”的威胁。

近些年来,香港社会出现了高度政治化、泛政治化和民粹主义化的现象,特区政府施政动辄得咎,国民教育难以推行,媒体充斥对国家的负面报道,把香港与内地隔绝的言论和举动甚嚣尘上,为香港发展提供空间和动力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受到抵制……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努力遭遇了不该有的阻力。中央于此时推出香港国安立法,正是止息乱象的一记重拳,是要帮让香港走出困境,由乱入治,重回发展正轨。

刘斯斯北京世纪华纳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可慧:我们正在这方面做一些储备,也在做用户调研,真正下沉到三线、四线城市的观众中去,收集他们的反馈,今后做现实题材剧会加入一些元素。

记者:现实题材剧要关注当下的社会变迁,但现在更多作品是展现一线城市生活,较少将镜头对准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和农村,如何看待和解决这一问题?

记者:以前的现实题材剧很多是家庭伦理剧,着眼于婆媳关系,后来被新女性视角、亲子关系以及新式家庭关系所替代。《都挺好》《小欢喜》《以家人之名》等剧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家庭伦理剧发生了新的回归?

蒋云峰:最近1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迅猛发展,对国内年轻人的生存状态与审美风格产生了巨大影响,这种变化不一定在传统的创作者那里得到及时的呼应。虽然不少新兴创作者开始推出一些真实反映当代年轻人生存状态的故事文本,但这个群体人数还不够多,还不够职业化,需要时间来呵护与培育。

涉港国安立法的出发点,是堵住香港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漏洞,震慑群邪,还香港一个安定的环境。涉港国安立法消息一出,香港的市场马上有积极回应。近段时间,港股出现明显升幅,不少“中概股”回流上市,5月份香港采购经理指数(PMI)回升并创4个月来高位,港元走强,外部资金流入香港。“没有资金会流向动荡不安的地区,没有企业会选择预期不明的市场”,香港市场的反响说明,香港国安立法已带来了良好的预期和宝贵的信心。

赵毅:探索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最好的落点和最有共情感的代入点,就是家庭。大约10年前的家庭剧,主要通过描写伦理和婆媳关系来展开,渐渐很难有新鲜的话题性,所以被女性故事替代。这几年,大的时代环境和社会心理都在变化,现在因为疫情,以探索家庭关系作为主要故事的剧,一定会出头。反过来说,探讨家庭关系的剧,也特别难出彩,因为每个人都有家庭,必须找到非常新鲜的视角。

记者:目前现实题材剧创作、制作还存在哪些短板?如何补上这些短板?

记者:近年来优质的现实题材剧不少是由视频网站主投主控的网络剧,比如获得今年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的《破冰行动》便是由爱奇艺出品的。台网剧与网络剧在现实题材作品创作上各自有哪些优长?

刘斯斯:我们的团队从一开始在内容上就没有特别局限性的板块限制,比如《天衣无缝》是李路导演的一部谍战剧,也往现实方向深挖。刚刚播完的《幸福还会来敲门》,从创作初期就想通过小人物的成长和角色生活的点滴,反映社会的一些热点问题。

温豪杰:并非表现新中国成立之后甚至改革开放之后的剧就一定是现实主义的,更多的应该看作品的创作方法或者思考。比如我编剧的《平凡的世界》。哪怕是历史题材,如果是基于生活,基于人物,基于今天所思考的问题,也可以称之为现实主义的。

“一国两制”是稳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基础,涉港国安立法是为了保障“一国两制”,维护香港的长治久安。唯有正本清源拨乱反正,香港社会才能齐心谋发展,香港才与国家同频共振,真正发挥“一国两制”优势,“东方之珠”才能重焕光彩。(文/黑白自在)

赵毅华视娱乐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近年来,《破冰行动》《平凡的世界》等现实题材剧引人关注,并且在不断进行新的探索。由电视剧鹰眼主办,世纪华纳联合主办的“鹰眼论坛·九月北京场”针对行业现状,探讨了“现实主义剧集的创新”等议题,请专业人士分享影视剧创作经验,共谋产业发展。本报记者请与会嘉宾就论坛议题发表各自看法,以飨读者。

赵毅:现实主义是一种创作方法,或者说是一种思考方式、创作规律。它不是一种外在表现。影视作品的宣传有时候存在偏差,把表现今天的戏都认为是现实主义的,其实还要看作品是否真的结合真实的生活,延续了现实逻辑,去把故事和人物关系往前推进,最终揭示生活的本质和真相。我们出品的《亲爱的自己》正在湖南卫视和芒果TV播出,讲的是年轻人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工作生活的过程中,如何面对亲情、友情、爱情的困境和成长的烦恼。这部剧我们定位是偶像生活剧,是偶像的外在和现实生活的内在表达两者的结合。

安全之上,还需有更深远的考量。香港繁荣发展靠的是什么?香港社会普遍同意,“一国两制”最有利于香港发展。香港回归以来,维护国家安全的立法一直没有完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现行法律的有关规定难以有效执行,危害国家安全的各种活动愈演愈烈。没有国,哪有家?没有“一国”,何来“两制”?维护国家安全是“一国两制”的题中应有之义,国家安全的底线愈牢,“一国两制”的空间愈大。香港国安立法为“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提供保障,也就是为香港发展固本培元。

刘斯斯:从制作公司来讲,痛点是可能一个月拿到5个剧本,都是差不多的,特别是现实题材的,故事、人物等比较雷同。创作者和策划者应该寻找更新的角度来展现时代和生活。

周可慧:观众其实对于现实生活有自己惯有的认知,我们做剧时不能刻意去打破他惯有的认知,但是要告诉他我们想表达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除了文本上做到很真实,给出很多真实的情节,在整个工业链条上,包括制作、拍摄、演员表演、后期宣传推广,都要放在一个体系里,体现核心价值观。

周可慧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制片人

赵毅:现实题材剧的难点在于制作公司、创作团队,包括编剧、策划团队,要有对生活的观察和积累、提炼和总结,而且表达时能和今天的观众对应。

蒋云峰:今后依然会有很多表现一线城市众生相的作品,但视角会更加新颖,甚至会出现不少十几集、20集的精致短剧集。此前之所以表现三四线城市人群的作品相对匮乏,一是文本作者大多集中在一线城市,二是整体人口流动方向是“进城”,三是社会文化取向的工具性。目前来看这三个关键因素都在发生变化,我个人比较期待现实主义作品视角的多元化。

温豪杰:老一代的家庭兄弟姐妹多,今天的家庭已经不一样了。但是家庭剧有各种新鲜的办法去讲述故事。影视作品的创作方法有3种,第一种是揪着头发离开地球的,比如从国外的漫威、玄幻到中国的重生、穿越。还有一种是回到过去的,像《平凡的世界》一样从怀旧时光里找到纯粹的空间。这两种中间还有一种,就是直面现实的,还有什么能比从家的角度来讲现实更真实的呢?

香港国家立法针对的只是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的行为和活动,针对的是“港独”“黑暴”“揽炒”势力,香港普通市民的各项权利和自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香港固有的优势如开放灵活的市场、简单低税制、高效的公营部门及公平方便的营商环境等不仅不会改变,还会得到保障,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市场的特殊功能与作用不仅不会被削弱,还会得到加强。

温豪杰:作为一个创作者,我面临的困难是如何让自己的内心安静下来、沉浸下来,而不是什么都迎合,什么都想要。

蒋云峰:台网剧更注重泛人群及合家欢性质,网络剧在现实主义作品的题材选择上,会更加注重新颖的切入点,取材范围也会更多元化。同时,越来越多的现实主义作品将由视频网站作为第一出品方,除了面向电视台发行之外,考虑的是网络用户尤其是付费会员的熟龄化。

记者:各位嘉宾对现实主义手法和现实题材是如何认识的?所在平台和公司以及本人在现实题材创作生产方面有哪些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