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文明家庭热情参与爱国卫生运动见闻

新华社北京5月13日电 题:净化居家庭院 拥抱健康生活——全国文明家庭热情参与爱国卫生运动见闻

家庭是社会最小的细胞。一个个小家庭干净优美的居家环境、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构成了全社会的健康和谐。新华社记者近日在北京、辽宁、青海、安徽、重庆等地城乡文明家庭看到,文明家庭成员自己动手净化美化居室、院落和公共空间,自觉以文明健康、绿色环保的方式拥抱美好生活。

新冠肺炎疫情不仅给所有人上了一堂公共卫生科普课,也让人们得以借机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习惯和文明观念。国医大师李济仁最近常常出门“关照”大家,他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把身体锻炼好了,遇到传染病的时候就有抵抗力了。”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究其原因,还是参与主体对于线上路演这种形式的不同体验。

温福珍说:“社区就是个大家庭,国家给了我文明家庭这么高的荣誉,我就要发挥文明家庭的示范带动作用。”

被在线路演改变了工作习惯的不仅是创业者,还有投资人。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王光熙前不久刚刚参加了某加速器举办的联想创投专场在线路演,他发现相比一些参与人数众多、所有人都挤在同一个场子里而显得混乱无序的线下活动,在线交流的方式能带来更多惊喜。

在青海省西宁市城东区,全国文明家庭获评者马志祥领着记者在他居住的小区边走边聊,一排排整齐的树木与一片片缤纷的花朵映入眼帘,仿佛置身花园。在小区喷泉旁,几位老人正晒着太阳,马志祥边和他们聊天,边捡拾烟头和树枝。

市民王静的老家在门头沟区妙峰山镇炭厂村。20世纪80年代,为了响应国家防尘固沙的号召,她的公公李德普承包了1300多亩荒山,种了侧柏、油松、杨树、柳树、榆树、槐树等10多种树,目前山上已生长了30多万棵树木。尽管王静一家已经在城区居住了,但多年来,她们还经常上山巡视、修剪树木、捡拾垃圾,为北京的蓝天守护着一片绿色。

作为一个面向未来的科技产业投资人,王光熙对任何代表未来方向的新鲜事物都抱着好奇和积极的态度。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拥抱新的情况使用新方法,没有受(疫情)太大影响,反而更高效了些。”

      电影《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是一部以异地恋为主题的影片。故事围绕赵一一(任敏饰)和许嘉树(冯祥琨饰)展开,赵一一终于向暗恋多年的许嘉树表白,却阴差阳错开启一场异地恋。他们坚信:熬过异地,就是一生。可远距离恋爱的天然阻碍考验着他们,明明相爱,却不断缺席对方的生活。赛赫(丁禹兮饰)的出现以及闺蜜乔乔(孙美林饰)和李唐(李孝谦饰)一波三折的爱情都让赵一一感触良多。当异地恋升级为异国恋,是继续坚持,还是一别两宽,各自成长的二人不得不面对自己内心的答案……

据王光熙介绍,过去一段时间其公司尝试了数场线上路演,整体效果不错且更加节省时间,省下来的时间可以更多花在了解项目上。

五一假期第一天,李济仁在女儿李艳的陪同下,来到小区活动广场为邻居们上起了卫生知识课,对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大家关心的疾病预防问题,李济仁用平实的语言一一进行讲解。在他看来,良好的生活习惯、卫生习惯有助于抗疫,只有大家共同营造一个良好的社区环境,疫情才“无处落脚”。

“大家好,我们妙笔智能是服务新闻写作、定制化资讯、企业传播等领域的全流程智能创作AI助理,核心技术方向是自然语言处理、自然语言生成,以及基于自然语言的视频合成、多媒体内容智能发布等。妙笔机器人可触达的商业资讯及视频生成相关市场容量大概在200亿元左右,前景很可观,目前我们已经服务了10多家500强企业客户。”在位于美国硅谷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办公室里,妙笔智能创始人、CEO周登平正通过在线路演平台,面对来自中国的投资人们侃侃而谈。

《每日经济新闻》走访发现,对于多数投资人和创业者而言,线上路演均为新鲜事物,大部分人是在疫情爆发后而“不得不”参加。谈起线上路演的体验和实际效果,受访对象也是褒贬不一,甚至表现出截然不同的A、B面两种态度——A面十分看好,并表示疫情过后会持续加大线上路演力度;B面则认为其际效果大不如传统路演,缺乏仪式感与附加价值,是疫情之下的“一次性”产物。

杨兴明一家五代同堂,共有120余名家庭成员,子孙们恪守“以孝为首,克勤克俭,忠厚传家”的十二字家风。黄继财说,现在村里开展卫生评比,家里经常获得整洁庭院的好评。

家庭和睦,婆媳和谐,并组建了满族艺术团弘扬孝道倡导文明,温福珍家庭因此于2016年被评为全国文明家庭。如今,传播文明乡风同时,温福珍还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文明乡村环境整治行动中。乡亲们从农家院搬到了居民楼,但老习惯一时改不了,不太注重环境卫生。温福珍就带领大家,除了家家户户搞好自家卫生,还主动承担小区公共区域的卫生打扫工作。

在线下宣讲时谈笑风生的创始人们第一次拿起手机转型主播,对着屏幕对面的一众投资人露出略带羞赧的笑容;而以往要满世界跑看项目的投资大佬足不出户就能在线观看BP,在成百上千“网友”的见证下与创始人当面battle。

而就在刚刚过去的3月底,深圳中欧创新中心举办了一场海归高科技项目线上路演(人工智能专场)。过去一场线下路演活动能有近百位投资人来到现场已经算是小有规模,而这场线上路演竟然吸引到了超过2300名认证的投资人参与,且整个筹备时间仅两周左右。这些都令其秘书长张晨忍不住感叹道,线上路演与线下比真的是方便了很多,效率非常高。她举了个例子:“比如在线路演讲到公司的情况,直接把手机摄像头一转就能带投资人看到公司、团队、实验室的情况,这种很真实很直观的效果是以往的线下路演所达不到的。”

这不是周登平近期第一次参加在线路演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身处海外的他2月以来总共已经参加了3次类似活动。相比起第一次面对镜头进行单向“个人脱口秀”的局促,现在的他对讲话节奏、表情、手势乃至拍摄背景都颇有心得,镜头感“拿捏得死死的”。“对创业公司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利用很短的时间,又不能面对面的情况下,把业务讲清楚。在线获得信任和共鸣是不容易的。”

小区环境美了,我们累并快乐着

由于线上路演的特殊性,往往要求创业者对项目的提炼更加简洁、表述更加准确,换句话来说必须得是干货、硬货,在最短时间内打动对面的投资人,而有问题询问创业者时也更自由、有效。当天的活动上,王光熙对一个云计算项目十分感兴趣,对方讲解时他一连问了好几个关于核心技术、商业模式、关键客户的问题,并当即拍板了后续的进一步交流。

“温大妈领着我们发口罩、捡垃圾,我们累并快乐着。我们希望在她的带领下,早日战胜疫情,大家重新在一起扭秧歌、跳棒棒舞。”温福珍的邻居王淑芹说。

所有线下活动急转线上,传统商业模式一夕间被颠覆。就连路演这个曾经的社交“名利场”,也被搬到了云端。

同样向线上路演靠拢的还有第三方的商业路演公司。第一路演在春节之后举办或承办了多场线上路演活动,参与的对象为投资机构和中小企业,主要目的在于帮助创业者穿越现金流危机。其董事长高虹告诉记者,线上路演对投资人来说节约了线下的时间成本,但展现形式一点也不亚于线下,“本是非常时期的特殊手段,却意外地超越了传统路演的效果”。

疫情之下一切“在线”

在重庆市武隆区羊角镇石床村,全国文明家庭杨兴明家的农家小院总是干净整洁。杨兴明老人虽年岁已高,但每天还能做些相对轻松的农活,割猪草、刨土豆,老人家干着有劲头。杨兴明的大儿子黄继财每天清早都要花上半个多小时,收拾堂屋和灶屋,清扫院坝里的落叶。

“家里卫生搞好,自己心里也舒坦。”黄继财说,勤于家务,保持干净卫生,是他们家多年的传统。

当一场场路演纷纷转至“云”端,这个行业的生态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线下的繁荣场面如何能在线上复刻?最近频繁参加线上路演的各位创业者、投资人和机构感受颇深。

辽宁大连瓦房店市三台乡西蓝旗村村民已告别了农家院,全村都上楼了。从乡村大院搬到楼区居住,全国文明家庭获评者温福珍感觉生活大变样:过去烧土暖气,屋里屋外都是烟和灰,现在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温福珍说:“大环境好了,小家更应该整洁干净。”

除了节省时间外,降低开销也是线上路演的一大优势。“至少直接砍掉了场地租赁、差旅两大部分的支出”,北京地区一关注文娱的PE机构VP说道。刘晓亮则坦言,线上活动的成本至少比线下低三分之一。

王静说:“如今我的女儿已经养成好习惯,在小区里看到垃圾就会主动捡起,无时无刻不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保护着我们身边的环境。我们会始终牢记父辈的嘱托,让我们的家园更绿、更美、更富饶。”(记者李铮、耿辉凰、赵婉微、陈诺、周文冲)

与传统路演相比,线上模式实则具备省时、低成本、打破区域限制以及高出席率等特点,是受访者普遍向记者提及的。可以说这是多方参与主体对线上路演优势的共识。

践行绿色环保 拥抱健康生活

B面:非物理接触,难化学反应?

在北京生态涵养区之一的门头沟区,守护绿水青山的观念已深入人心。

A面:降成本、增出席率凸显

为了避免语言描述和常规的PPT过于简单乏味,周登平索性先播放了一段公司业务的视频,在该视频提到的每一个项目功能处停下来,直接打开妙笔智能创作平台进行演示。“比如这段时间大家都非常关注新冠疫情的相关新闻,我们就火速推出了‘抗疫新闻机器人’,真正实现为每个用户提供最关注的疫情报告。机器人是这样工作的……”他打开平台,向屏幕对面的投资人一步一步地进行演示。中途有人提出疑问,他立即停下来进行一对一回复。简洁的几句解释加上实际操作,很快就解答了投资人的疑惑。

家里卫生搞好,自己心里舒坦

隆学武则表示,在尝到线上路演的甜头后,未来其公司也将加大活动上线的力度。

尽管已77岁,温福珍并没有让自己闲下来。疫情期间,她主动承担了本楼道内的消杀工作。每天三次,她戴上口罩、拿上喷壶,将楼道、垃圾箱周围消杀一遍。

北塔资本投资总监刘晓亮则表示,路演上线后也省去了参与各方的通勤成本,“尤其是对于投资人,他们不用再特意坐高铁、飞机从外地赶来,少了折腾,他们的体验应该会比线下好很多”。

89岁的国医大师李济仁悬壶60余载,走进他位于安徽芜湖的家,房间陈设简单整齐,除了木质餐桌、沙发、茶几等,一个一米见方的鱼缸、旁边的月季、映山红、芙蓉花等绿植花卉颇为亮眼。李济仁的女儿李艳告诉记者,父母崇尚自然、生活简朴、讲究卫生,去年老爷子还研究实施家庭垃圾分类。

一般说来,路演活动通常由投资机构、孵化器、第三方路演公司、FA等主体举办,而受疫情影响,这些机构近期都不约而同把活动向线上迁移。北京某大型VC人士就告诉每经记者,年前该机构筹备了一场内部的闭门路演,春节之后已经改为线上进行了。“大家反馈都还不错,帮不少项目成功对接了资本。我们已经在准备下一场了,应该很快就能上线。”

搬到“云”端的投资人与创业者

王光熙和周登平的情况不是个案。对于创投行业来说,线下的路演活动曾经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它不仅承载了创业公司融资和投资人寻求优质项目的需求,还是一个典型的社交名利场。人们在这里交流行业最前沿的信息,结识对业务有帮助、或是有潜在合作可能性的机构和同行。

“从投资人的参与度来看效果非常好,出席率应该超过了90%”,刘晓亮补充道。其所在机构最近“被迫”举办了一场线上路演——参与人数高峰时期达到180人在线,其中150人是投资人。

与此同时,线上路演能打破区域限制、大幅增加参与主体和出席率也是部分受访对象所强调的。

与传统路演相比,线上路演的亮点虽凸显,但其实际效果如何却是见仁见智、褒贬不一。

与此同时,亦有一部分机构与投资人并不看好线上路演的形式与效果,甚至表现出担忧。

中工联创董事长隆学武介绍道,其公司业务之一即为帮助海外技术、本土资本和地方企业对接。从前举办路演,除了项目方外,大部分参与主体均为举办区域及其周边的机构,从地域上即限制了参与主体。疫情爆发后,隆学武将活动搬上线后收获了意外的效果。“现在五湖四海的机构都来了,甚至还有海外的公司,这样也创造了更多匹配的可能性。”

正如张晨所说,形式上线上路演完全不亚于线下,且上线后过去占据主导地位的PPT推荐形式不再是唯一,投资人更能关注团队、产品等项目本质。

马志祥说,社区的志愿服务队会不定期举办活动,在社区打扫卫生、清理小广告、科普宣教。因为随手捡拾垃圾,马志祥的手经常沾着灰尘,但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是幸福的。马志祥说:“虽然我的手是脏的,但家里、小区和城市会变得更干净,这就是我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