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麻醉重症医生李慧“插管先锋队”里的青春模样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梁夏 刘冰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孙海华)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有一支特殊的“插管先锋队”。作为军队第二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成员,来自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的麻醉重症医生李慧自2月17日从西安出征,至今,已在光谷院区感染九科连续奋战了1个多月。

李慧是光谷院区最年轻的医生,也是“插管先锋队”里唯一一名“90后”。每天,她都要和队友们直接面对新冠肺炎患者的呼吸道,与病毒超近距离接触,努力将重症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

《五指山文艺》是五指山市文联主办的刊物,一年四期。2016年12月,卢艳卿调任五指山市文联主席,其中一项工作就是负责《五指山文艺》的编辑出版。2017年至2018年,卢艳卿作为主编,负责编辑出版了第15期至第20期《五指山文艺》。按照规定,该刊物出版后可为稿件作者发放相应稿费,费用从该市文联年度财政预算中列支。

3月19日上午,刚值完夜班回到宿舍的李慧仍在不断回复着微信群消息——入院近1个月的30床患者,原来就有心衰、房颤、脑梗病史,感染新冠肺炎后,病情更是雪上加霜:双侧胸腔大量积液、心脏射血分数低至23%,氧饱和度持续低下,情况十分危急!

她的肩头挑起了重任,她的脸庞写满青春。“这身防护服赋予了我神圣使命,穿上它就能为患者带去生的希望,就是我存在的价值。”至今依然奋战在抗疫治疗一线的李慧说。

新冠疫情袭来,得知医院要组建医疗队出征武汉,李慧再三请缨奔赴一线。别人眼里的危险,在她看来却是奉献服务、自我磨炼的机会。面对大家的关切,她的“保证”坚定而温暖:“住的房子比我在新疆的漏风小平房要好,工作强度应该和原先在急诊不相上下,没问题的!”

由于感染区的特殊性质,查房、信息反馈、决策都需要独立完成。李慧最初也有些忐忑,渐渐地,她的得当处置赢得了患者信任,也获得了医护组的一致肯定。

特殊时期不能集中人员讨论,大家在工作群里各抒已见,最终决定“插管,一起搏一把!”接到指令的李慧冲出房门,火速奔向医院。对30床患者,李慧很了解:80岁高龄,常年瘫痪导致躯干扭曲、颈椎歪斜,全身关节挛缩僵硬,插管十分困难。

2019年起,五指山市纪委监委陆续收到多封关于卢艳卿有关问题的举报信,问题线索反映集中,指向明确。2019年6月,五指山市纪委监委开展初步核实后,经五指山市委批准,对卢艳卿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

在武汉的1个多月里,李慧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复杂病情:肾衰、胰腺炎、心衰、脑梗、肺栓塞、精神分裂症、阿尔兹海默症……同时合并的新冠肺炎,让这些患者的命运变得更加凶险。

张建东说:“疫情发生以来,巴赫主席致信中国奥委会,表示完全相信北京冬奥会筹办工作不会受到影响;萨马兰奇先生也对中国疫情防控措施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表示对中国打赢疫情防控战充满信心。这段时间我们虽然没有见面,但一直通过电话等方式与萨马兰奇先生、克里斯托弗先生及国际奥委会同事保持密切联系,及时通报重要事项。”

“非常时期,很多患者都是多次辗转隔离、治疗,经常换医生,这让他们普遍感到漂泊不定、心理焦虑,安慰疏导就成了医务人员必须做的事。”李慧时常安慰2床大叔,“放松心情才能提高免疫力!放心,我们已为你制定了完善的治疗方案。我们一起对抗病毒!”一段时间后,大叔的病情好转,也更坚定了战胜疾病的决心。

双方就国际票务和接待项目、可持续和遗产工作宣传计划等事宜进行交流和问答。

事情在3月31日有了变化,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表示正考虑建议普通民众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发布会上也说,正在考虑推广民众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

“最主要的是纪律意识不强、廉洁意识淡薄,认为自己付出了就应该得到‘回报’,结果摔了大跟头。”卢艳卿后悔不已。

于是,她从一开始每期以主编名义领取500元,发展到后来每期除正常稿费外,用真名卢艳卿和“文心”“王海花”两个笔名分别以主编名义领取“稿费”500元、以简报编辑名义领取“稿费”300元、以图片搜集整理名义领取“稿费”500元……其中一期刊物共发放稿费9100元,其中2000多元都是她以正常稿费之外的各种名义领取的。

最终,在扎实的证据面前,卢艳卿承认了借编辑出版《五指山文艺》和举办文艺大联展活动之机违规给自己发放津补贴的事实。

“90后”麻醉重症医生李慧(资料图片)。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供图

(本报记者 詹君峰 通讯员 万易)

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统计,截至美国东部时间3月31日20时(北京时间4月1日8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188172例,死亡3873例。特朗普说,形势将继续恶化,未来两周将是“痛苦的两周”。白宫医学顾问预计,即使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总死亡人数也将高达10万到24万。

1个多月里,李慧先后收到3封患者手写的感谢信。其中一封写在药盒上,令她感动至深。撕开的药盒上,2床大叔写道:“你们就是我们的救星,带给我们第二次生命……条件有限,这封信没写好,等我出院一定写一封大大的感谢信。”这封“简陋”的感谢信,让李慧觉得“比金子还珍贵。

不仅如此,2018年,五指山市文联举办“文艺家眼中的五指山”文艺大联展活动,设置文学作品、摄影、美术、书法4个专业门类,征集筛选的作品请业内专家评审。发评委补贴时,作为活动举办人的卢艳卿如法炮制,擅自将没有任何专业评审资质的自己列为专业评委,并按照专业评委标准,在上述四个专业门类作品评审经费中分别给自己列支2000元评委补贴,共计8000元。

2020年3月,卢艳卿受到留党察看二年、政务撤职处分,被降为四级主任科员;违纪款项已收缴。

“‘文心’和‘王海花’都是我的笔名。都用我的名字太过显眼,别人会对我有意见,所以我就用真名和2个笔名来领取不同的补贴。”不久之后,面对白纸黑字,卢艳卿只得承认。

“刊物由市文联主办,作为市文联主要领导,出版过程中进行编辑、排版、校对难道不是你的本职工作吗?”五指山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人员问。

此外,五指山市纪委监委还查实了卢艳卿其他违纪违法行为。今年3月,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规定,给予卢艳卿留党察看二年、政务撤职处分,并将其降为四级主任科员;收缴违纪款项。

“我认为那6050元是我应该领取的工作补贴,包括编辑、排版、校对等。”当审查调查组工作人员与卢艳卿谈话时,她承认自己领取了补贴,但她认为自己这样做没有任何问题,“那也不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付出了努力领点补贴是应该的。”

令她印象深刻的一名肺癌患者,长期忍受着癌痛折磨,夜深人静时常常痛苦呻吟无法入睡。作为最擅长处理疼痛的麻醉专业医生,李慧采用了多模式阵痛方案,给予几种药物的同时尽量减轻副作用。最终,患者的新冠肺炎被治愈,转院进行基础疾病的维持治疗。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直到3月30日还表示普通人没有必要戴口罩,因为这反而会让人更频繁地触摸脸部,增加感染风险。

“有人反映你除了用卢艳卿的名字外,还用笔名‘文心’和‘王海花’领钱,有没有这回事?”审查调查人员追问,同时将稿费签领表放到了卢艳卿的面前。

因为要入账,稿费签领表上每个人领取多少费用都写得清清楚楚,每一位领取稿费的作者,都可以看到其他人领多少钱。考虑到如果全都以自己的名字领取“稿费”,难免会让人眼红,容易暴露,卢艳卿一方面让所有参与刊物编辑出版工作的工作人员“雨露均沾”,以栏目编辑、栏目校对等名义领取一些辛苦费,另一方面分别以自己的真名和2个笔名一起领取“稿费”,她自作聪明地认为,这样既能多领几份辛苦费,又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张建东表示:“在中国人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刻,我们通过视频会议方式协调推进北京冬奥会筹办工作,充分体现了国际奥委会对我们的理解和支持!”

李慧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救治一线。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供图

为了能多领几份辛苦费,她设置了一套“职位表”:主编、各栏目编辑、全册校对、各栏目校对、样版校对……她自己则“身兼多职”。

本科毕业,李慧报名参加“全国大学生西部计划”,远赴新疆基层医院工作。艰苦的条件磨炼了她的意志,援疆服务期满,她被推荐免试攻读急诊专业硕士。2017年,进入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工作。

现在来看,即使美国政府呼吁在公共场合戴口罩,公众也不会一下子转过弯来。从电视画面中可以看到,在纽约中央公园,依然有很多人不戴口罩跑步锻炼。正在公园草坪紧张建造方舱医院的工作人员中,也有很多没有戴口罩。

由于该市文联日常事务通常只有卢艳卿一人负责,不久之后,她便动起了歪心思:“自己负责刊物的编辑出版,就应该获取相应报酬,否则,就对不起自己加班加点的付出。”

“不娇气、勤钻研、勇担当”是同事们对李慧的评价。李慧则说:“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样子!”2008年5月,汶川地动山摇,即将高考的李慧与同窗约定,大学毕业后一定要争取机会做志愿者,支援祖国建设。

一个限制因素是口罩的供应。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尤其是纽约市的医护人员极度缺乏口罩等防护装备,很多医生和护士不得不重复使用一次性口罩。零售门店早已售罄,网上订购则要等待相当长时间。近期媒体上常常报道民众自己在家制作口罩的新闻,有的是传统的手工缝制,有的则用上了3D打印,其防护效果如何则难以评估。

小萨马兰奇表示:“在中国遭遇困难和复杂疫情的时候,国际奥委会与北京冬奥组委坚定地站在一起,我们对中国阻击疫情所展现的强大能量印象深刻,也为中国阻击疫情的高效和决心感到骄傲,我们相信中国能早日战胜疫情。如果你们有任何问题需要我们协助,请务必告知我们。”

穿上厚重的防护服,戴上正压头罩,已是浑身湿透的李慧屏住呼吸,找准时机专注操作。终于,导管顺利置入患者气道!看着监护仪上变化的数据,大家长舒口气,“总算稳住了!”

于是,在为每期稿件作者开具稿费时,卢艳卿未经任何程序,便决定以各种名义给自己开点“稿费”,作为自己的辛苦费。

李慧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救治一线。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供图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无论是官方还是医疗界都在给公众传递这样的信息:除非你是医护人员或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否则就不要戴口罩。

因此,2月份纽约市尚未出现确诊病例时,就有人在地铁车厢因为戴口罩被当做病毒携带者而遭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