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仅用26天就加强控枪美国为何学不了

新西兰控枪,美国为何学不了(环球走笔)

新西兰在克赖斯特彻奇市枪击案后迅速行动,国会4月10日以压倒性优势通过枪支管理法修正案。消息一出,美国舆论五味杂陈。《华盛顿邮报》专门发表社论指出,“新西兰仅用26天就加强控枪,而美国国会在此问题上却多年停滞不前”。

明白背后的逻辑后,很多现象就不难理解。比如前一阵很火爆的“昆山反杀案”、“赵宇见义勇为案”等,这样的新闻,总能赢得网友的一片叫好。因为这些事件彰显了正义,震慑了恶人,而不是以往的,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的憋屈结局。

所以互联网上很多人动不动就叫嚣着“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然而并非人人都是梁山好汉,大部分在真实生活中都是软蛋。他们之所以叫嚣,真实心意是想怂恿其他网友勇敢一下。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指出,美国和新西兰在控枪问题上最大的不同,在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强大影响力。这一判断有充分的根据。自1994年“攻击性武器联邦禁令”通过以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依靠其强大的游说能力,从未输过任何一场重大涉枪立法战役。在大多数人看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至今仍在极力塑造拥枪文化。在该协会总部的枪支博物馆,现场讲解热衷于告诉观众,历史上某著名恶犯是用哪款枪支行凶。每当有大型枪击案发生,该协会的官方回应仅是“唯一能阻止持枪坏人的是持枪好人”,潜台词是“枪不是问题”。

美国有句谚语:“吱吱叫的轮子能添油。”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出了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生存之道。举例来说,一个摇摆选区的议员如果在位时选择支持控枪,下一轮选举时就会面临该协会有组织的激烈攻击。在投票率向来很低的国会席位初选阶段,这种攻击的杀伤力会被不成比例地放大,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对政治人物的威慑力也由此建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马克·彼得森告诉笔者,支持拥枪的群体参加投票时,“会单纯根据政治人物在控枪问题上的表态做出选择”,“这部分人还热衷于捐赠政治资金,参加政治集会,写公开信,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以种种方式放大自己的声音”。

说了这么多,大家应该理解那些盼着奶茶妹妹与刘强东离婚的人,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了吧。

最后,我想说,虽然我还是希望和鼓励有其他勇敢的人时不时的站出来,但并不代表今天看了文章的你就可以冲动,一时的冲动虽然能换回一时的快感,但往往要承担巨大的代价,还是要要权衡利弊,做出对自己最优选择。毕竟我们都是普(song)通(ren)百(yi)姓(ge)。

马、谢二人选择原谅后,很多网友气炸了,掉过头来骂这两个原配妻子太窝囊,太怂。为何网友反映如此激烈呢?其背后的逻辑是:

但其实各种现象的存在都有其背后的逻辑,盼着奶茶离婚作为一种广泛的群体心理状态更有其一定的合理性。大家不要着急,容我慢慢道来。

比如说之前几次名人出轨事件,文章出轨姚笛,林丹出轨网红,网友群情激奋,盼不得马伊琍、谢杏芳马上和文章、林丹离婚一刀两断。但马、谢二人综合考虑,做了利大于弊的选择伊琍和谢杏芳为了维护家庭的完整,选择了原谅。

所学甚杂,谈谈看法,欢迎大家关注,私信交流。

她们是盼着奶茶离婚,敲打一下那些“有些想法”的已婚男性们。最好是奶茶携女出走,分掉强东一大笔钱,这样的剧本才能消了互联网上那些女网友积了几年的一口恶气,不然原配妻子总是忍忍忍,挖墙脚的狐狸精们越来越猖獗。

比如民国时期施剑翘刺杀孙传芳一案(《邪不压正》中关巧红的故事原型),此案在当时引起极大轰动,报章、杂志争相报导,竟然称赞她为”女中豪杰””巾帼英雄”,社会各界还共同呼吁要求政府特赦,当时民国政府最终看不住舆情压力,特赦了施剑翘。

成立近150年,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数度转型,如今它的巨大影响力主要来自对美国政治体系的“完美驾驭”。每年,该协会都将大量资金输入政治选举,并在立法和监管游说上慷慨投入。比掏钱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聚焦单一议题的组织,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将其500万注册会员,调度成了一个十分高效的政治团体。

美国国父之一詹姆斯·麦迪逊当年在《联邦党人文集》中教导美国人要重视别国判断,其中一条理由是当美国“为激烈情感或眼前得失所左右”时,别国的公正意见可能成为“最佳指南”。不过,在困扰美国已久的控枪问题上,或许没有多少人真正指望新西兰能带来这种“指南”。

而且有这种想法的群众还很多,我就纳闷了,人家离不离婚和大家有一毛钱关系么,那些盼着奶茶妹妹与刘强东离婚的人,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但是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在现实社会中只有少数个例的存在,大多数还是存在于快意恩仇的武侠小说中,为什么呢?那是因为对于个人来说,受到损害之后,再投入资源去进行报复,似乎有点得不偿失。

“当然,现在他还不是防守型的中场,但正如你所知道的,在那个位置上我偏好技术好的球员。”

马伊琍、谢杏芳的事例也是同样,所以网友,尤其是女网友们一个个咽不下这口气,甚至破口大骂。但是离婚是有代价的,要自我牺牲,章泽天也好,谢、马也好,不愿意牺牲的选择我们也应该尊重,毕竟是人家的私事,总不能强迫。

但是奶茶妹妹选择了原谅,但这种原谅也会向社会传递一种信号——男人有本事的话,在外面乱搞老婆也会原谅。这种妥协,没准因此就让社会多了成千上万个渣男。

[来源 :伦敦晚旗报] @hupu.com | 更多体育新闻请访问 虎扑新闻

“上场比赛中,若日尼奥有161脚触球,因此我们在那个位置上必须有强劲的实力——不仅能传出最后一传,而且能很好地运转球。”

萨里也谈到了西汉姆联出色的小将赖斯:“我认为他非常的优秀,防守很棒,抢回球权的能力很强。他的站位通常和防线很近,第一场我们对西汉姆联(0-0战平)的比赛中,他给我们制造了很大的麻烦。我觉得他的进攻有进步,我看了他最近几场比赛,本赛季中他都有持续的进步,他是一位出色的中场。”

美国控枪难早已不是新闻,即便近年来几乎每一份民调都显示“支持控枪”绝对是主流民意。一个多月前,美国众议院通过20年来首次重量级控枪法案,要求加强对购枪者的背景审查。民调显示,超过九成美国人支持有关措施。但这份法案下一步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依旧前景黯淡。

其实自刘强东美国性侵事件发生以来,章泽天刘强东要离婚的猜测就从未间断。从“章泽天血亏抛售澳洲豪宅”到“章泽天独自现身未戴婚戒”,再到昨天的“章泽天卸任刘强东公司董事”等等。

每年,美国关于控枪的辩论无数,但少有人思考的苦涩问题是,为何一个自称“民主”的体制,却被一个亢奋的小群体所绑架?美国究竟还会为控枪付出怎样的代价?(胡泽曦)

不断地造谣和辟谣,其背后的真相与其说是奶茶与强东真的无法挽回,缘尽于此,倒不如说是吃瓜群众都在热切盼着奶茶妹妹赶紧和刘强东离婚。

这么说可能有些晦涩,那就以奶茶妹妹章泽天和刘强东的事件给大家分析一下就清楚了,网友们希望奶茶妹妹硬气一点,主动离婚,这样一来就会给全社会所有想出轨的男人一种警告——你敢在外面乱搞,最后家庭就会破裂。这种震慑,没准还能就挽救了成千上万的家庭。

“我希望让科瓦契奇试试。当然了,他只是租借在这儿,但我很希望科瓦契奇能留队。你也很清楚,在那个位置上我们有一些问题,因为我们只有若日尼奥。在我看来,科瓦契奇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中场指挥官。”

“一报还一报”这种直接的对抗行为,是符合人性的情感反应。

群众心里想,虽然我很怂,但我希望有人可以替我勇敢。虽然我无法直接承受代价,但却希望有人可以去承受,即便是勇敢者搭上了自己,但是也让恶人尝到了苦头,并震慑了那些准备作恶的人,“坏”的行为就会有所收敛,社会风气就会有所改变,使更多的人得到好处。相当于让这一小部分人,牺牲自己,为群体做公益。

当地时间3月29日,新西兰在克赖斯特彻奇市哈格利公园举行国家纪念仪式,致哀清真寺枪击案遇难者。